TOP

“一带一路”战略下中国—东盟农业互联互通合作研究
2015-12-28 10:35:48 来源:《太平洋学报》2015年第12期 作者:曹云华 胡爱清 【 】 浏览:623次 评论:0

摘要: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合作进程加快,农业合作走在最前端,随着双边及多边农业合作协议的签署,中国与东盟农业合作不断深化,但双边农业合作基础仍显单薄,亟需全面升级,以不断完善中国东盟农业互联互通基础设施、制度和人员互通等保障机制。本文以中国—东盟农业互联互通合作为研究内容,运用区域公共产品理论分析双边农业互联互通合作的动力、合作进程及内容,探讨影响中国—东盟农业互联互通合作的主要挑战,认为中国积极谋求区域农业合作,与东盟共建海上丝绸之路经济带,以基础设施、投资、贸易、技术及政策互通为合作路径,有利于形成区域一体化合作机制,提升区域农业合作平台,促进双边合作共赢。

关键词:“一带一路”战略;中国—东盟农业互联互通;区域公共产品理论


中国和东盟各国农村人口众多,农业资源丰富,作为经济发展的基本产业,加强双边农业合作对于保障中国和东盟粮食安全、提高农产品竞争力、改善民生及确保经济平稳发展具有重要意义。自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正式运作以来,农产品贸易额不断增长。根据中国海关总署统计,东盟成为仅次于欧盟和美国的我国第三大贸易伙伴,2014年1—6月,中国对东盟出口农产品金额达367.6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6.5%,从东盟进口农产品507.4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1.1%。农产品贸易的“溢出效应”促进了农业投资和农业技术互通,对中国—东盟农业互联互通提出了更高要求,亟需共同完善基础设施、合作机制和人员交流等互联互通平台,提升中国东盟区域农业合作的凝聚力、竞争力和吸引力,促进双方生产、投资、销售网络专业化,拓宽农业合作领域,缩小中国和东盟各成员国农业发展差距,实现资源共享、共同发展,共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农业经济带。

一、中国—东盟农业互联互通的区域公共产品属性

为实现东盟共同体建设目标,2010年10月,东盟推出《东盟互联互通总体规划》,其目的在于通过加强成员国之间以及东盟与世界其他地区互联互通,增强区域整体竞争实力。“互联互通是指包括基础设施和便利措施的物理、制度及民间联系,共同构筑经济、政治安全和社会文化支柱,为实现一体化的东盟共同体愿景提供保障。”东盟互联互通以区域资源整合为目标,通过架设各成员国间的联通渠道,实现东盟共同体愿景目标。东盟互联互通“溢出效应”直接促进了区域内农产品贸易、投资、技术和安全标准认证一体化进程,这种以集体力量共同搭建农业互联互通合作平台的进程,体现了东盟各成员国合作供应区域公共产品的努力。

2013年10月3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出访印度尼西亚期间,提出共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重大倡议,“中国致力于加强与东盟国家互联互通建设,愿意支持本地区包括东盟各国开展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建设,中国愿意通过扩大同东盟国家各领域务实合作,同东盟国家共同建设‘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实现共同发展,共同繁荣。”“一带一路”战略在于实现以基础设施为核心的“五通”,即政策沟通、道路联通、贸易畅通、货币流通和民心相通。2015年3月23日,中国外交部部长王毅表示,“一带一路”构想是中国向世界提供公共产品,欢迎各国、国际组织、跨国公司、金融机构和非政府组织都能参与到具体的合作中来。中国—东盟农业互联互通作为双方共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内容,中国与东盟以农产品运输通道为纽带、以贸易、投资、技术、政策和人员互通为合作目标,以平等协商、循序渐进为合作方式,以丝路基金为融资渠道,共建区域农业互联互通合作平台,促进贸易投资便利化,共同打造中国—东盟农业发展命运共同体。中国积极参与东盟一体化建设,注重与东盟互联互通战略相对接,通过合作提供资金、技术和市场,为中国和东盟农业共同发展与合作共赢提供互联互通公共产品平台,体现了区域公共产品“共商、共建、共享”的特征。

1.1 中国—东盟农业互联互通具有非排他性特点

美国经济学家保罗· 萨缪尔森(PaulA.Samuelson)提出,“公共产品是每个人的消费不会减少任意其他人对这种物品消费的物品。”丹尼斯·缪勒(DennisC.Mueller)也认为,“公共产品是能以零边际成本给所有社会成员提供同等数量的物品。”作为区域公共产品的中国—东盟互联互通公共平台,为中国和东盟各成员国提供非排他性运输、通讯等物流通道和“单一窗口”农产品海关服务,保障各国农产品贸易便捷性和投资便利性,促进了区域各成员国农业的共同发展。在目前国际农产品市场贸易保护主义盛行的全球背景下,中国向东盟各成员国开放国内农产品市场,并允许部分农产品零关税进入中国,为东盟提供拥有13亿人口的中国市场,促进了东盟农产品流通。中国积极参与东盟农业互联互通建设,中国—东盟合力建设农业互联互通新通道,为区域各国农业贸易、投资、技术、人员互通提供便利化快捷通道,有助于各成员国无差别、平等地共享互联互通公共平台。

1.2 中国—东盟互联互通具有非竞争性特点

樊勇明教授认为,“区域公共产品就是由区域内国家联合提供的,服务于本地域繁荣和稳定的跨国公共产品。它既可以是无形的制度、机制和默契,也可以是有形的区域内国家共享的跨国基础设施。”从东盟农业互联互通建设现状看,“东盟互联互通的主要挑战在于,东盟交通要道质量低劣,公路网不完整,铁路连接中断,海上和港口基础设施落后,数字科技差距明显,能源网不连贯,缺乏促进东盟互联互通的制度保障,教育和文化交流不充分。”为实现东盟区域内基础设施、制度和民间互联互通目标,东盟提出15个亟需优先完成的项目。王玉主指出,“东盟互联互通经济一体化效应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互联互通规模经济效应和贸易创造效应。”中国积极参与东盟农业互联互通建设,其目的就在于打通中国和东盟各国的交通枢纽,拆除农产品关税壁垒,将原本相互分割的各国农业生产形成单一市场和生产基地,促进区内各国农村经济获得稳定的销售、投资和技术支持,实现其规模效应;同时也帮助东盟各成员国农业经济融入中国—东盟区域经济合作进程,扩大农产品消费人群,降低物流成本和通关程序,将更多农产品纳入中国—东盟贸易快车道,促进区域内农产品的贸易和投资,将区域农业互联互通收益平等惠及各成员国,共享区域农业一体化的成果。

美国学者托德·桑德勒(ToddSandler)认为,“公共产品的两个经典特征是利益的非竞争性和对非付费者的非排他性。当一个国家享用一种产品的利益时,丝毫不会减少区域内其他国家的消费机会,而一旦有了这种公共产品,付费者和非付费者都能从中得益。”④正是由于中国—东盟农业互联互通所具有的共享性和利益均沾性,使其具有了区域性公共产品的特性。

二、中国—东盟农业互联互通合作动力

发展农业生产作为中国、东盟共同的目标,成为双方经济合作的重要内容。2010年,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正式全面启动,农业成为合作重点,双方采取关税减让、技术交流、资源开发利用等多种形式促进农业发展与合作。中国和东盟在农业上的差异性和互补性,为双方农业发展与合作提供了巨大的空间。加快中国—东盟农业互联互通平台建设,符合双方的共同利益。

2.1 中国外交战略和经济利益的需要

东南亚是我国重要的周边地区,发展与东盟“睦邻、安邻、富邻”及“与邻为善、以邻为伴”的“亲诚惠容”友好合作关系符合我国的东盟外交政策。“中国—东盟互联互通”作为新时期中国“一带一路”战略的重要组成,服务于中国和平崛起目标。随着中国实力不断发展,周边国家对中国崛起的认同并没有随着经济密切合作而不断深化,而是担心中国崛起将挑战其国家安全;美国实施“亚太再平衡”战略也为周边国家采取“骑墙”策略提供了机会,它们希望经济上分享中国经济发展带来的收益,但政治安全上则依托美国。中国“一带一路”战略正是对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的回应,“加快‘一带一路’建设,有利于促进沿线各国经济繁荣与区域经济合作,加强不同文明交流互鉴,促进世界和平发展。”中国加强与东盟共建海上丝绸之路农业经济带,加快互联互通建设,其目标就在于提升亚洲内部一体化水平,实现中国与东盟经济均衡增长,是基于合作和亚洲经济全面发展的考量。

发展与东盟农业互联互通也是中国农业对外发展战略的需要。2012年1月,国务院通过《全国现代农业发展规划(2011—2015)》,强调要提高农业对外开放水平,一是要加强农业对外合作,提高农业“引进来”的质量和水平及拓宽农业“走出去渠道”,二是要加强农产品国际贸易,积极推动优势农产品出口。我国农业人多地少,耕地资源严重不足,淡水资源总体短缺,农业生态环境不断恶化等因素严重影响农业可持续发展。加强与周边国家农业合作,拓宽农业互联互通渠道,有利于加快我国农业“走出去”步伐,实现区域农业资源共享,提升农业竞争实力,增强我国应对粮食安全挑战的能力。

2.2 东盟经济共同体建设的需要

东盟在推动区域经济一体化进程时,各成员国农业资源禀赋各异,现代农业发展程度不一,亟需加快区域内农产品贸易、投资、运输、技术和人才互联互通,构建高效、便捷的农业生产和销售网络,全面提升农业现代化水平。《东盟互联互通总体规划》指出,“东盟互联互通将促进区域内经济发展,减少发展差距,增速东盟一体化和共同体建设进程,提升东盟竞争实力,促进区域内各成员国间社会、文化理解和民间交流,加强与世界各地区相互联通。”

东盟区域内各国农业发展水平呈梯级分布。加快东盟与中国农业互联互通建设,不仅有利于东盟国家农产品进入拥有13亿人口的中国农产品市场,也便于中国先进的农业种植和养殖技术传入“新东盟”国家,促进其农业技术升级,帮助后发国家摆脱贫困。更为重要的是,中国—东盟互联互通打通了区域经济一体化的通道,通过与周边国家开展农产品贸易、投资和技术交流,拓宽了东盟农业发展的空间,将东盟农业融入到世界经济发展中,增强其竞争实力。

三、中国—东盟农业互联互通合作进程

  中国—东盟农业互联互通以共建区域农业发展相适应的运输、通讯、能源等基础设施建设为核心,以贸易、投资、技术、政策、人员互通为重点,采取多元化合作机制,提升区域农业合作平台,实现各成员国农业合作共赢。中国与东盟农业互联互通合作发展到今天,经历了构建战略伙伴关系到建立自由贸易区、共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等不同发展阶段。

3.1 起步阶段(2000—2009年)

曼瑟尔·奥尔森(MancurLloydOlson,Jr)认为,区域内难以建立公共产品供给机制,其根本原因在于“搭便车”行为,“有理性的、寻求自我利益的个人不会采取行动以实现他们共同的或集团的利益,即使他们采取行动实现他们共同的利益或目标后都能获益,他们仍然不会自愿采取行动实现共同的或集团的利益,这是因为在小集团中分担实现一个共同目标的成本时,存在着令人惊讶的少数‘剥削’多数的倾向。”东亚地区在缺乏霸权国有效供应公共产品的背景下,如何才能形成集体行动,有效供应区域公共产品,成为东亚区域合作的关键。“无霸权的合作是困难的,因为它的实现必须更多地依靠自我利益驱动而非对共同善意的关心的各个独立国家之间进行。国家的确存在互补的利益,这就使得某种形式的合作具有潜在的利益。”

中国在开展与东盟农业互联互通合作过程中,通过建立常态化合作机制和签署合作协议(见表1),为东盟各成员国持续提供农业发展机遇及合作空间,与东盟共同构筑区域农业互联互通平台。


自2000年中国开展与东盟国家农业互联互通合作以来,极大地促进了双边农产品贸易、农业投资和技术交流。根据东盟统计年报数据,东盟对华农产品出口由2001年的12.37亿美元增至2009年的98.68亿美元,成为仅次于欧盟和美国的对华第三大农产品出口国;中国对东盟直接投资也由2001年的1.48亿美元上升至2009年的15.09亿美元。中国同时还派出农业专家对东盟相关国家开展农业技术培训,极大的提高了东盟整体农业技术水平。

3.2 发展阶段(2010—2015年)

中国和东盟作为近邻,东亚地区又是世界上经济最为活跃的地区,从地理位置和经济合作角度看,加强与东盟经济合作与互联互通建设一直是中国的战略目标。以2002年签署的《中国—东盟全面经济合作框架协议》为起点,“早期收获计划”提出选择双方共同感兴趣、互补性强的农产品,用较快速度和较大幅度提前进行降税,先行开发市场,以农产品为主的快轨道产品关税陆续降至零,促进了双方农产品贸易额大幅上升,2005年,正常轨道产品开始陆续降税,2010年1月1日,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全面正式启动,标志着中国与东盟农业互联互通合作进入发展期(见表2)。


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的全面启动,创造了一个包括18亿消费者、近8万亿美元国内生产总值、5万亿美元贸易总量的经济区(2010年数据),也成为世界上最大的自由贸易区。农产品作为自贸区“早期收获计划”最早实施关税减免或零关税的快车道商品,经过8年的发展,双边贸易额不断增加。根据《东盟共同体发展数据(2014年特别版)》,东盟对中国部分农产品进口呈现高依赖度,尤其是蘑菇、猪肉、干蔬菜、大白菜、花椰菜等产品依赖度超过75%;东盟农产品出口很大程度上依赖于中国市场,尤其是热带水果、天然橡胶、稻米等农产品对华市场依赖度达75%以上。中国对东盟的投资金额不断上升,由2000年的2000万美元增至2013年的86.44亿美元,占中国对外直接投资总额的7.1%。

3.3 全面升级阶段(2016年—)

随着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合作不断深入,支撑自贸区可持续发展的基础设施、政策协商、商品贸易、资金融通及技术协同等互联互通基础面临持续的挑战,亟需全面完善,持续深化双边自贸区合作范围。“以打造中国—东盟自贸区升级版为契机,继续通过现有东亚区域生产网络,进一步提升与东盟各成员国在产业、技术、能源、环境、海上合作等战略领域和次区域合作层次,有重点地推进基础设施建设和互联互通,加快构建利益共享区域资源保障体系和产业分工体系。”从某种意义上说,中国—东盟农业互联互通合作平台建设是对自贸区的补课,主要解决制约自贸区一体化作用充分发挥的互联互通要素的缺失,同时也体现我国在和平崛起过程中,发挥区域公共产品合作供应者的作用,通过农业互联互通建设,推动中国和东盟农业深入合作。

自2013年以来,为加快升级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建设,中国政府提出与东盟国家共同开展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建设,共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明确“2+7”合作框架(见表3)。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的全面升级,中国将为东盟共同体建设提供更广阔的发展机遇与合作空间。而积极参与区域公共产品共建,则体现了中国合作思路的转变,即从区域治理出发,加强区域互联互通基础设施建设,全面拓宽区域合作内容,保障区域各国平衡、可持续发展,实现合作共赢的目标。2015年东盟共同体的建成标志着区域一体化建设进入新的发展阶段,这将为中国东盟开展农业互联互通合作提供新的机遇。


四、中国—东盟农业互联互通合作内容

中国—东盟农业互联互通作为共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组成部分,服务于中国—东盟互联互通总体战略目标,具有自身独特的合作内容与供给方式。中国—东盟农业互联互通以符合双方农业发展利益诉求为基点,以互利共赢为目标,中国致力于支持东盟各成员国完善基础设施建设,建立安全、便捷的投资、贸易渠道,加强技术和政策交流,建立中国—东盟农业合作的互信机制,最终形成稳固、相互依托、共同发展的利益和命运共同体。

4.1 农业基础设施连通

农产品贸易具有很强的时效性,尤其是热带水果保鲜期短,需要高效快捷的物流体系,尤其是畅通的运输通道;同时,农产品运输的重量和体积庞大,需要采取大宗货物运输,对交通基础设施要求标准高。根据《东盟互联互通总体规划》,东盟急需完善的物理联通包括东盟高速公路网、新加坡—昆明铁路网、内陆水运网、海上运输网、能源网和通讯宽带网,同时还需不断完善内陆和海运码头建设等配套设施。据统计,东盟需要升级5300公里高速公路、修建4069公里铁路、47个海港码头、2200公里天然气管道,规划涉及投资金额高达2000多亿美元。中国积极推进东盟互联互通基础设施建设,2009年,中国向东盟国家提供了150亿美元的信贷,其中包括67亿美元的优惠信贷,重点支持中国与东盟有关国家在公路、铁路、水路、能源管道、信息通信、电网等领域基础设施建设。泰国已同意建设两条连接中泰的高铁项目,老挝也同意向中国政府贷款70亿美元用以修建连接中老边境的铁路。中国还设立了400亿美元的丝路基金用以支持中国—东盟互联互通基础设施建设。

4.2 农产品贸易畅通

自2002年《中国—东盟全面经济合作框架协议》签署以来,双边农产品贸易成为合作主要内容,“早期收获计划”所列的500多种快车道降税商品中大多为农产品,包括肉类、鱼类、活树、蔬菜及水果等。为保障自由贸易区顺利启动,中国在农产品关税减让方面显示了积极的态度和诚意,根据早期收获产品税率差别,中国实行分层次、分阶段、分对象逐步降低的方法,根据东盟成员国实际农业发展水平,采取区别对待的降税方式,提高了关税减免的效果,也为正常轨道产品降税创造了平稳过渡的良好环境。为进一步提高农产品贸易效率,减少通关费用和时间,中国和东盟各国正协商建立“单一窗口”报关服务,以实现农产品贸易高效畅通。

4.3 农业投资融通

为合理利用东盟农业资源,中国积极参与对东盟的农业投资。2007年,中国与东盟签订《全面经济合作框架投资协议》,双方互相给予投资者国民待遇、最惠国待遇和投资公平公正待遇,提高了促进投资相关法律法规的透明度,为双方创造了良好的投资环境和更为有利的投资条件,提升了双方投资便利化和自由化的水平,为中国东盟双向农业投资提供了更为有利的制度保障。根据中国商务部最新数据,截止2014年底,中国和东盟累积双向投资额超过1300亿美元,其中,东盟国家对华投资额超过900亿美元。中国对东盟投资近年来发展也非常迅速,2010年之后,对东盟新增投资占中国对外投资总量的60%以上,中国希望通过集群式投资提高双方互利合作的水平。不过从双方投资的产业流向看,农业投资所占比例仅为3%,农业投资潜力巨大。

4.4 农业技术互通

中国一直将农业技术互通作为加强与东盟农业合作的主要内容。2002年签署的《中国—东盟农业合作备忘录》提出开展8个方面的农业技术合作项目,中国将为东盟农业技术人员提供包括杂交水稻种植、水产养殖、农业生物技术应用、农业机械、牲畜饲养等技术培训,以提高东盟的农业技术水平。2003年签署的《中国—东盟和平与繁荣战略合作伙伴关系联合宣言行动方案》提出,加强农业合作,提供培训以提升东盟的农业生产技术,建立农业技术展示区和示范农场,加强农业高科技交流与合作,共同研发杂交水稻、生物技术、食品安全等项目,以及促进农业专家技术交流与合作等事项。2010年10月,温家宝总理在第13次中国与东盟领导人会议上进一步提出,双方应加快农业合作,“进一步实施优质高产作物示范田建设,共建农作物优良品种试验站20个,示范推广面积100万公顷;继续开展农业培训,为东盟国家在华培训1000名农业人才;派出300名农业专家和技术员赴东盟实施指导;在东盟国家新建3个农业技术示范中心,促进东盟农业科技进步。”近年来,中国结合自身农业发展优势,开办了多次农业技术与管理培训班,促进了东盟农业生产技术的整体提升。

4.5 农业政策沟通

东盟各成员国经济发展水平差距明显,各国对农业经济发展具有不同的利益诉求,形成多种发展战略。老挝、柬埔寨、缅甸、越南等传统农业国家将发展农业融入到消灭贫困的国家战略中;泰国、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菲律宾等农业较为发达的国家则加快现代农业发展,增强其在全球农业竞争中的实力。我国在制定与东盟各成员国贸易、投资和技术交流等合作政策的同时,应充分考虑其农业发展水平和国内经济状况,采取分阶段、分层次、分对象的方式,协商双边贸易、投资、技术援助等合作事宜。农业政策的沟通与协商形成了中国东盟农业经济双赢和互信合作的局面,农业合作成果“外溢”到双边政治、安全合作领域,促进了双方在非传统安全、海盗、非法移民、恐怖主义、武器走私等领域的合作,加强了中国东盟在防务和南海问题上的协商,巩固了双方睦邻互信的伙伴关系,也破除了西方国家妖魔化中国“资源掠夺”、“资源殖民”的谣言。

中国—东盟农业互联互通所包含的“五通”,正是我国“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战略的重要目标。“共建‘一带一路’旨在促进经济要素自由流动、资源高效配置和市场深度融合,推动沿线各国实现经济政策协调,开展更大范围、更高水平、更深层次的区域合作,共同打造开放、包容、均衡、普惠的区域经济合作框架。”中国东盟共建农业互联互通平台作为亚洲农业合作的新模式,实现了区域农业资源整合,并能充分利用资源和经济规模,形成一体化的农业经济。

五、中国—东盟农业互联互通共建方式

中国东盟共建农业互联互通平台,其目的在于通过区域公共产品集体供给,帮助后发国家借力联通平台,缩小发展差距,促进区域农业一体化发展。美国学者托德·桑德勒认为,在发展中国家之间合作供给区域性公共产品要比国内和全球性公共产品供给困难得多,这主要是因为其受益对象、融资途径、大国主导及共同身份等各种条件缺失。他提出应采取有效合作策略,鼓励个体以不同共建方式为区域提供所需的公共产品,这也被称为“汇总方式”。杰克·赫什利弗(JackHirshleifer)、科恩斯和桑德勒总结了四种主要的汇总方式,即加总、权重加总、最佳表现和最弱环节。

5.1 加总

加总指区域公共产品供给总水平等于各个行为体贡献的总和。东盟农业互联互通基础设施联通的各要素要求各成员国共同努力,采取汇总相加方法实现区域间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中国与东盟各成员国间地理相连,交通、通讯、能源通道相互贯通,各国按照协商一致的施工标准,完成国内路段基础设施的建设,进而保障各国间基础设施相互连通。中国东盟道路网、通讯网和能源网建设状况成为影响双边农业互联互通的关键要素,且建设任务艰巨,这需要各国根据自身经济情况,逐步完善国内基础设施,最终实现区域全境贯通。

5.2 权重总和

权重总和是指在总体计量的基础上对参与国各自的贡献赋予不同的权重,不同对象承担成本的比例是有差异的。中国—东盟自贸区建设及农产品贸易“早期收获计划”合作协议的达成,很大程度上来自于中国的贡献。中国东盟在一系列促进农产品贸易、农业投资、技术援助等合作制度协商与制定的过程中,中国自觉承担了更多的责任和贡献,保证了互联互通合作顺利达成。

5.3 最佳表现

最佳表现是指公共产品整体层次由最大贡献者决定,强者应该承担最大成本。在中国东盟农业技术互通合作中,中国为东盟国家举办了近百次农业技术培训和讲座,在东盟国家开展了农业试验区和技术展示区建设,免费为当地农民提供农业技术培训和农业生产技术展示,提高了当地农业现代化水平,增加了杂交水稻产量,促进了当地国农业水平的全面提升。

5.4 最弱环节

最弱环节指最小贡献者的供给水平决定了整个供给集团提供的区域公共产品的实际有效水平,弱者应该尽其所能地参与区域性公共产品的供给,承担相应成本,以提高区域公共产品的整体水平。“新东盟”成员国经济基础差,互联互通建设任务重,一些重要交通、通讯、能源基础设施网络严重缺失,老挝甚至没有一条像样的铁路,这些国家互联互通基础设施的完成状况直接影响中国—东盟农业互联互通建设的程度。加强对后发国家的经济援助,通过投资、贷款、技术援助等多种手段帮助后发国家平衡发展,同时鼓励后发国家不断完善国内基础设施建设,有利于保证互联互通的整体质量和水准。

中国东盟共建农业互联互通区域公共产品,将区域内各国沿路运输、贸易、投资和技术互通节点贯通,让其成为双方经贸往来和人文交流驱动的载体,共同打造农业互联互通共享平台,建设更为紧密的农业发展命运共同体,这有利于中国与东盟成员国间农业经济差距的不断缩小,地区内部发展更为平衡,最终实现农业可持续发展。中国东盟共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农业经济带得到东盟国家的大力支持,双边农产品贸易、投资、技术交流不断增强,这本身体现了中国—东盟农业互联互通的强大生命力和存在合理性。

六、结 语

王玉主博士认为,“作为亚洲的经济大国,中国如果要成为亚洲真正的经济主导力量,就必须从推动亚洲经济一体化做起。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可以看作是真正的亚洲再平衡战略。”只有积极推动亚洲一体化,在合作进程中建设共同繁荣的亚洲,“一带一路”战略才能真正塑造亚洲的政治经济格局。中国与东盟国家一道以互联互通建设为核心,通过加强基础设施建设促进区域农业一体化,这不仅有利于缩小区域内各国农业发展的差距,更由于互联互通的平台优势,可以减少区域内贸易、投资风险和费用,从而形成规模经济效应和贸易创造效应,进而提升中国、东盟甚至整个亚洲经济一体化的水平,实现区域经济的均衡发展,体现我国重塑亚洲区域经济发展格局的战略目标。

正是由于中国—东盟农业互联互通所具有的区域公共产品特性,其实现了区域农业资源和基础设施、资金、技术、人才的共享共用,为区域农业合作搭建了更新更高的平台,提升了区域各国农业的竞争实力,形成了以“亲诚惠容”为特点的新型区域合作模式,即通过与区域各国形成密切的合作,共同提供区域公共产品,形成以提升区域产业竞争力为基础的互联互通合作机制,这是与美国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ransPacificPartnershipAgreement,简称“TPP”)所倡导的以美国为主导的制度安排完全不同的合作形式。中国“一带一路”战略所倡导的“睦邻、安邻、富邻”的合作理念深入人心,将成为影响未来中国东盟关系发展的主旋律。

责任编辑:admin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海洋战略】胡波:三大海上安全.. 下一篇金灿荣:从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