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王瑜贺:伊拉克华侨华人与“一带一路”建设
2015-12-05 14:32:21 来源:2015-12-04王瑜贺政治学与国际关系论坛 作者: 【 】 浏览:424次 评论:0

编者按:凤凰国际智库致力于打造助力企业国际化的平台。“一带一路”是企业国际化的重要机遇,在研究中我们发现,中国企业在走出去之前,需要对投资对象国有一个清晰认识,因此凤凰国际智库将国别研究视为重点。在一带一路当地的华侨华人具有多年丰富的投资经验,了解当地状况,甚至对当地政治、经济、社会都具有一定的影响力,华侨华人将在推动“一带一路”过程中发挥重要的联通作用。华侨大学是国务院侨务办公室的部属高校,在华侨华人研究领域享有盛誉。

凤凰国际智库携手华侨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推出“华侨华人与一带一路建设”系列,由一带一路研究专家黄日涵和华侨华人专家陈琮渊策划召集。“华侨华人与一带一路建设” 系列作为凤凰国际智库国别研究的重要组成部分,为企业走出去了解当地情况提供智力支持。

作者:王瑜贺(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博士生)




伊拉克是一个以什叶派占多数的阿拉伯国家,东邻伊朗、西毗约旦和叙利亚、南接科威特和沙特阿拉伯、北连土耳其,是亚非欧三大洲的交汇处。里海、黑海、地中海、阿拉伯海和红海环绕的有利位置使其成为世界上重要的交通枢纽之一。

伊拉克历史悠久,其所在的两河流域是世界古代文明的重要发祥地,公元前4700年就建立起了城邦国家,其北部古称亚述,南部为巴比伦尼亚。在两河流域滋养的美索不达米亚地区先后出现了苏美尔城邦文明、阿卡德王国、乌尔帝国、古巴比伦王国、亚述帝国和新巴比伦王国。公元前550年该地区被波斯帝国控制,637年被阿拉伯人征服,后几经外族征服入侵,于1638年被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统治。1932年摆脱英国委任统治获得完全独立,1958年,以卡塞姆为首的“自由军官组织”成立了伊拉克共和国。2003年伊拉克战争的爆发推翻了萨达姆政权,2004年6月,伊拉克临时政府成立。后经选举,现任总统为福阿德·马苏姆。但自2014年6月初以来,“伊斯兰国”及其他反政府武装相继夺取包括重要城市摩苏尔和提克里特在内的伊国西部和北部大片领土,伊拉克再次陷入混乱局势。

中伊友好往来史

一般认为中国与伊拉克的友好往来约有2000多年的历史,但近年来考古发现,我国陕西省和伊拉克都发现了相同的“左睁眼”(意为太阳)和“右闭眼”(意为月亮)的人面图案,由此将中伊两国交往史推至公元前5000年左右。相关记载表明,在唐代以前,中国的丝绸先运到塞琉西亚和泰西封(两地均在巴格达东南32公里处),一部分经美索不达米亚北部的安条克运往意大利等地。而中国和伊拉克正式交往的历史可追溯至公元前2世纪张骞出使西域时。除间接的经济联系外,中伊两国也有直接的贸易往来,资料显示早在公元360年,中国商品就在幼发拉底河岸巴塔尼亚的定期集市上出售。唐朝是中国与伊拉克交往的全盛时期,大批阿拉伯商人从陆路和海上两条丝绸之路与中国展开经贸,除丝绸之外,瓷器也是重要商品,巴格达的伊拉克博物馆中陈列的中国古瓷就是这一时期两国交往的重要凭证。随后的几百年,中伊两国交往也较为频繁,直到清朝,闭关锁国政策的推行使得双方间的交往基本中断。

自1958年建交以来,两国一直保持着传统的友好关系,尤其是70-80年代,经贸关系有了较为显着的发展。1972年,两国签订经济技术合作协议,中国根据协议内容在伊拉克援建了基夫里毛纺厂、摩苏尔大桥等项目。1981年,两国成立了经贸技术混合委员会,并通过双边会议签署了一系列合作协定。80年代,中国机械进出口总公司、五矿总公司、纺织品进出口总公司都在伊拉克设有代表处,1988年中伊两国的进出口总额达8873万美元。当时,在伊拉克最受欢迎的中国商品主要为轻工业品和文具,如永久自行车、前进牌胶鞋、金星牌电视机等。海湾战争后,根据联合国的有关决议,中国一度停止了与伊拉克的贸易往来。1996年底,联合国推出“石油换食品”计划后,中国有关公司积极参与项目竞标,截至2000年11月,已有60余家中国公司参与了该计划。2002年,中伊双边贸易额达5.2亿美元,但2003年由于伊拉克战争的爆发,进出口总额只有764万美元。

能源合作方面,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曾取得了伊拉克石油的特许开采权。1997年6月,中伊签署了一项价值12多亿美元开发“阿达卜油田”的协议,有效期为22年。此外,中俄英法四国还与伊拉克签署协议共同开发拉费丹油田。据统计,2002年从伊拉克进口原油总量已占中国原油总进口量的3%。未来随着伊拉克局势的逐步稳定,两国在能源合作方面存在巨大发展空间。

劳务输出方面,伊拉克劳动力缺乏需要大量外籍劳务人员的加入,因而当我国改革开放并开始向国外派遣劳务人时,伊拉克是接受我国第一批劳务人员的国家,且数量最多。中国和伊拉克承包工程和劳务合作始于1979年,从1979到1990年,中国公司在伊拉克共签订承包劳务合同702项,合同总金额为20.67亿美元。中国先后向伊拉克派出了公务人员超九万人次,但中国在伊拉克的承包劳务因1990年海湾战争爆发而中断,战争结束后再次恢复。

文化交流方面,中伊两国于1959年签订了文化合作协定,并据此每年制定新的年度执行计划,以加强文化、新闻、体育、卫生和教育等方面的来往。但因海湾战争暂时停顿,1995年开始逐步恢复,2003年因伊拉克战争再次中断,战后两国文化教育合作再度恢复,中国政府每年向伊拉克提供20个留学生奖学金名额。

2004年伊拉克临管会轮值主席欧鲁姆访华,同年7月中国驻伊拉克使馆复馆。2007年,伊拉克总体塔拉巴尼访华,成为伊拉克共和国成立以来第一位访华的总统。双方在各领域的交往与互动紧密,中方尊重伊拉克人民的选择及国际法的基本准则,在海湾战争、伊拉克战争中都态度明确,为伊实现和平稳定发挥了重要作用。伊战结束后,中国积极参与战后援建,主要包括投资新建及扩建基础设施、恢复水电供应、通讯设施、机场、道路等项目。但自2014年“伊斯兰国”崛起后,伊拉克局势再次引发国际社会的高度关注。

伊拉克华侨华人与“一带一路”建设

在伊拉克的华侨华人人数过万,大多数是石油、电力国企的员工,还有少部分私人小企业和个体经商户。伊方数据显示,中国企业生产的产品已占当地日用品市场的70%以上。而目前在伊拉克的中资机构项目主要是中海油投资的米桑油田群,中石油投资建设的艾哈代布、鲁迈拉、哈法亚、西古尔纳等四个油田,中建承建的水泥厂,上海电气的发电项目以及中水电包建的基建项目,且中国油企通过招标已占据伊拉克石油开采的最大份额。但“伊斯兰国”的壮大使得伊拉克的战后重建面临了重重困境,华侨华人在伊生活也受到极大影响,虽然“伊斯兰国”占领控制西部和北部地区并未严重影响中伊合作的油田项目,但是恐慌情绪仍在漫延,许多个体经营、餐饮、工业材料销售等行业的华人不得不暂时撤离。尽管,目前看来“伊斯兰国”来势汹汹,但战乱和恐慌终究会过去,因此在安全有所保障的前提下,中国应该布局将来,争取在局势稳定的情况下让伊华人在“一带一路”战略中发挥建设性作用。

首先,在伊拉克时局稳定后,中国应积极发挥参与伊拉克重建的经验,借助伊拉克庞大市场,百废待兴的机会,大力扩展华人在伊从业的领域,除传统的基础设施建设、石油合作、劳务输出外,还可发展文化教育、通信技术、反恐合作等,如华为技术有限公司、中兴通讯、杭州三泰电子以及苏州建材工程等在伊发展就起到很好的示范作用。

其次,“一带一路”的出台带来新的商机和希望,但同时也要时刻关注各种可能挑战,因此做好对伊投资的调查及风险保险就十分重要。对外承包工程企业应分别针对在伊投资行业的法律环境、投资对象和投资交易本身做全面的调查。同时,充分发挥海外投资保险具有损失补偿、风险防控和便利融资等重要功能,减低在伊投资的风险,激发更多华侨华人尤其是个体、私人企业在伊投资的积极性。

最后,在解决好政治和法律风险之后,还需要关注文化风俗方面。虽然与其他中东国家相比,在伊华侨华人的数量较多,但真正融入当地社会的还是少数,中伊两国公民通婚的现象也不多见。同时,由于文化习惯上的差异,伊拉克人难以适应中国人在有限区域内集体工作的行为方式,即便出于提高自身技能的原因来中资企业学习技术后也不愿留下,也曾出现过伊拉克劳工拿到中方技术培训毕业证后迅速走人的现象,由此可见,加强文化上的相互沟通和信任,无疑是“一带一路”建设中的重要课题。

责任编辑:admin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陆瑾:历史与现实视阈下的中伊合.. 下一篇祖立超:俄罗斯对21世纪海上丝绸..